印尼政局的警示
(Publish Date: 2006-6-3 12:02am, Total Visits: 248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1)

印尼政局的警示
印尼政局动荡,举世为之关注。
去年夏天,印尼爆发金融危机,国际金融组织试图相助,但未能避免形势恶化。不久前,当局下令调涨油电价格,导致民怨鼎沸,社会骚动。首先是大学生举行示威抗议,广大民众支持参与。当局恫吓无效,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,酿成流血事件,群众益加愤慨,抗争持续升高,反对派领袖大声疾呼,政府内也发出不同声音,街头出现骚乱,出现多起纵火抢劫事件,出席开罗会议的总统苏哈托不得不提前返回雅加达,一方面表示自己可以下台,一方面调集军队进城。到眼下(5月15日)为止,印尼局势尚未平定,未来演变趋势如何也难以预料。
自1965年9.30事件以来,苏哈托独掌印尼大权已有三十多年。他一方面强施铁腕,政治上厉行高压,一方面鼓励经济,大力改进人民物质生活水平。在这段时期里,印尼的人均收入从五十美元升至一千美元,增长速度不谓不快;但与此同时,印尼在政治上的腐败黑暗也骇人听闻。苏哈托家族霸占了政治、军事和经济等各路要津,其家族财产倾国倾城。苏哈托治下的印尼,权钱勾结,贫富悬殊,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。印尼模式是所谓新权威主义的典型,它所造成的问题,暴露的弊病以及引发的严重动荡,在同类国家中都有着相当的普遍性。
印尼政局向世人,尤其是向我们中国人提出了一系列严肃的警示。
本来,这次席卷东南亚的金融风暴早就宣布了所谓亚洲模式的神话的破产。

如今印尼的政局动荡,更进一步证明了这种模式的深刻危机。我们每一个人都看得很清楚,印尼有的问题,中国无一不有,而且在许多方面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至少,印尼当局没有搞共产、搞大跃进、搞文革的历史,也没有今天中国面临的数千万工人下岗失业的现实问题。以专制的方法发展经济,在经济发展的扩张期还好说,一遇到收缩期就多半混不过去。今天印尼发生的动荡,有人称为人民革命,有人称为暴民动乱。其实两者兼而有之。问题不在于你对这种动荡是赞成还是反对,问题不在於你对这种动荡是赞成还是反对,问题在於它实实在在地发生了。这就向我们发出警报,除非我们不再拖延,真刀真枪地开展政治改革,实行自由化民主化,否则,类似的动荡就很难避免,而且很可能比印尼的动荡更严重。
同样是金融危机,南韩、泰国则未见引发如此动荡,这无疑与南韩、泰国比较民主比较开放有关。民主国家虽然常常处於各种利益的公开冲突之中,显得不如特定阶段的专制国家那么“安定团结”,但归根结底,民主国家的稳定度要高得多。这对於那些附和中共“稳定压倒一切”论调的朋友们,难道不是极有启示的吗?
在这次事件中,不少商人受到冲击,店铺被劫掠,住宅被焚烧。此种行为我们当然反对。但正如一些分析家指出的那样,这是否也和某些商人自身有关呢?有的商人只顾自己发财,不关心政治改革。他们希望保护自己的财产利益,但他们不是去积极地推动法治建设,反对特权腐败,而是玩弄贿赂拉关系一类小聪明,与权势相勾结。这就很难不招致一般民众的反感了。遇上局势动荡,他们很容易沦为首当其冲的牺牲品。其间还难免良莠不分,玉石俱焚。这个教训,也值得国人认真吸取。
未来印尼走向如何,一时还不能断定,旬月之内或许会有个眉目。我们仍要密切追踪观察。发生於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第三次民主化浪潮,在经历了一段平静期之後,看来又将迎来新的高峰。站在二十一世纪的门槛前,人们发现,除了自由民主制度,已经不再有第二种理想的替代品。我们应该有信心,在我们的手中结束专制,实现自由民主,让古老中国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。□

——《北京之春》1998年6月号